夜景.jpg
当前位置:主页 > 专题

看笑话知历史《侯宝林旧藏珍本民国笑话选》

2018年01月03日 15:19    作者:海河网    来源:海河网    

看笑话知历史——《侯宝林旧藏珍本民国笑话选》

以笑话反映历史不是不可能的事。既然是历史,当然值得收藏,何况以这样一种有趣的形式。这是一本值得收藏的书,即便把侯宝林先生的因素排除在外。

《侯宝林旧藏珍本民国笑话选》

出版社:中华书局

作者:候

出版日期:2008-1

定价:58元

收藏笑话,知百年历史

收藏它和收藏《笑林广记》的意义一样。《笑林广记》辑录的是中国古代笑话,这本书则辑选了从1840年鸦片战争开始,直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,这一百多年间社会上流传的千余个笑话,按时代划分应该属于现代笑话。用编者——侯宝林先生的女公子的话说,“希翼读者在这一具体时空背景下,回顾这段既令中国人屈辱哀伤同时又激发反抗斗志的故事。是故乃以‘百年笑话’来品味‘笑话百年’。”能以笑话记述历史,实在是很高明的想法。但仔细想想这道理似乎并不艰深,和文学艺术的道理都是通的,只是很少见人提。

隐约记得有位相声名家说过段话,大意是:写相声最重要的是掌握规律,“包袱”其实来来去去就是那些种类,万变不离其踪。照这样推断,古代笑话和现代笑话,现代笑话和当代笑话,即便在笑话的故事、人物和背景设置上不同,在“包袱”上却应该都是相似的。以这个道理来说相声创作,“包袱”的规律套子不变,而将故事、人物和背景加以变化,相声就能“与时俱进”了。文革后的批判相声,比如李文华和姜昆合说的《照相》,就十足反映了文革那一段历史对人的异化;两人后来合说的《祖爷爷的烦恼》,又反映了上世纪80年代紧抓计划生育政策时期的思想方向,和电影《甜蜜的事业》相映成趣;上世纪90年代,侯跃文和黄宏表现的小品,用名片当扑克牌来“打”,其实也反映了那一段时期的社会变化和人对变化的看法。这样举例下来会有很多,不一一说。

笑话中的历史传承

把历史和笑话、相声等等结合在一起说,属于理论。但笑话终究是笑话,好不好要看能不能逗乐人,所以还是要看书,一个一个故事看,逗乐人才算数。书有550多页,很厚,笔者只从前100页里挑几个笑话说说。

前清时,有个富商的儿子买了个官。一天,他乘四人轿出去办事,半路上打尖儿休息,吃完饭再走的时候忽然不住口地大骂:王八羔子们,吃饭的时候四个人,为什么抬轿子的时候就两个人呢?随行的差官赶紧过来:回老爷的话,轿子后面还有两个呢。富商的儿子道:哦,幸亏我是读书人,你一说我就明白了。

有个人,生平第一次去看戏。去之前,有朋友告诉他,戏院在哪儿,卖票的地方在哪儿,怎么买票,等等。这人照朋友说的把票买好,但是不知奔哪儿走,于是就问卖票的:从哪儿进去看戏啊?卖票的给他指:从那个门进,进去后把票给门口的人。那人就过去了。大概一分钟后,回来又买了一张票。过了一会儿,又来买了一张。等他第四次来买票的时候,卖票的实在忍不住了,问他:先生,您一个人看戏干吗买四张票啊?那人说:我也诧异啊,我照你说的,每次进去都把票给门口儿那人,可他老是看我一眼然后就把我那票给撕了。

有个县令携家眷新到任上。县令的夫人出身望族,姓伍子胥的伍,很骄纵,不大懂人情世故。到了以后,县令夫人和其他官眷见面,互相请问姓氏。她先问了一个,答姓陆游的陆;再问一个,答姓戚继光的戚。县令夫人于是脸色大变,转身就回内室了,弄得宾客们不知所措。县令听说,赶紧进去看夫人,问怎么了。夫人哭道:我问她们姓氏,先一个说姓陆,后一个说姓戚,这肯定是知道我姓伍故意嘲弄我。幸亏我没再问,再问下去,肯定是姓八姓九的。看过这段笑话,起码能从侧面让我们知道,笑话流传的那一时期,阿拉伯数字的使用还不是很广泛,大家写数字还多用我们现在所谓的大写。这大概也算是个历史收获吧。

相声胎教很有用

本书的成书经过很有些因果味道。侯宝林先生自20世纪40年代开始收集笑话书;50年代,北京图书馆举办笑话古籍展时,都曾经借侯先生的一些藏品去展出,可见其收藏之丰之精。1963年,北京大学中文系的一个学生慕名前来,借助侯先生的藏品,并在侯先生的指导下,完成了一篇名为《明清笑话》的毕业论文。文革期间,侯先生的藏书全被抄掉烧了,基本没剩下什么。后来,侯先生的女公子反过来借助当年那位大学生(现在已经是一位知名学者了)悉心保存的一份论文书目,用了近两年的时间,在北京、上海的图书馆里找到了多年前她父亲曾经收藏过的那些资料,编辑成了我们今天看到的这本书。真是应了“善有善报”那句话。

友情链接/网站合作咨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