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景.jpg
当前位置:主页 > 专题

老祖宗还会讲哪样的笑话

2018年01月03日 15:19    作者:海河网    来源:海河网    

[摘要]幽默,尤其是亚洲式的幽默是知足悠闲的产物,而中国所有的知足和悠闲,超乎寻常之量。

本文摘自《笑林广记》,游戏主人 著,云南人民出版社,2016年9月

常礼

内相见人撒尿,喜甚,唤他过来一看。其人脱裤,见此物尚在撺动,内相拍掌大喜曰:“我的乖儿,见我公公,只消常礼儿罢了。”

垛子助阵

一武官出征将败,忽有神兵助阵,反大胜。官叩头请神姓名,神曰:“我是垛子。”官曰:“小将何德,敢劳垛子尊神见救?”答曰:“感汝平昔在教场,从不曾有一箭伤我。”

带巾人

一和尚撒尿,玩弄自己阳物。偶有带巾人走来,戏曰:“你师徒两个,在此讲甚么?”和尚曰:“看他头有几多大,要折顶方巾与他带带。”

不完卷

一生不完卷,考置四等,受朴。对友曰:“我只缺得半篇。”友云:“还好。若做完,看了定要打杀。”

跳蚤药

一人卖跳蚤药,招牌上写出“卖上好蚤药”。问:“何以用法?”答曰:“捉住虼蚤,以药涂其嘴,即死矣。”

愿脚踢

樵夫担柴,误触医士。医怒,欲挥拳。樵夫曰:“宁受脚踢,勿动尊手。”傍人误之,樵者曰:“脚踢未必就死,经了他手,定然难活。”

锯箭竿

一人往观武场,飞箭误中其身,迎外科治之。医曰:“易事耳。”遂用小锯截其外竿,即索谢辞去。问:“内截如何?”答曰:“此是内科的事。”

大方打幼科

大方脉采住小儿科痛打,傍人劝曰:“你两个同道中,何苦如此。”大方脉曰:“列位有所不知,这厮可恶得紧。我医的大人俱变成孩子与他医,谁想他医的孩子,一个也不放大来与我医。”

稀胡子

一稀胡子要相面,相士云:“尊相虽不大富,亦不至贫。”胡者云:“何以见得?”相士曰:“看公之须,比上不足,比下有余。”

扇坠

有持大扇者,遇矮子,戏以扇置其头曰:“欲借兄权作扇坠耳。”矮子大怒,骂曰:“肏娘贼!若拿我做扇坠,我就兜心一脚踢杀你!”

两来船

一人遇两来船,手托在窗槛外,夹伤一指。归诉于妻,妻骇然嘱曰:“今后遇两来船,切记不可解小便。”

手氏

一人年逾四旬始议婚,自惭太晚,饰言续弦。及娶后,妻察其动静,似为未曾婚者。乃问其前妻何氏,夫骤然不及思,遽答曰:“手氏。”

作品简介

《笑林广记》,游戏主人 著,云南人民出版社,2016.9

《笑林广记》内容多采自冯梦龙的《笑府》,是一部集大成的古代笑话集。全书分为12卷,每卷都有一个独特的主题,如贪吝、世讳、谬误、闺风等,现世事百态、刺人情冷暖、笑可笑之人。

本书的整理者游戏主人,据传并非一人,而是清代的一批文人,他们借由改编、赏玩、补写各类笑话,“激乎其中,聊借玩世”。所以,尽管成书于清代文字狱最为严酷的乾隆年间,它依然保持了凌厉、尖锐的特色。

此次出版的《笑林广记》,以清乾隆四十六年金阊书业堂梓行的《新镌笑林广记》为底,辅以乾隆五十六年三德堂刊本校对而成。原书827则笑话,全部收录,无一遗漏。这些笑话,以百字左右的段子为主,语言风趣、文字简练,读来仿佛古代微博。

人世难逢开口笑,《笑林广记》的出现,是对国民幽默性格的总结,也将因自身的丰富、多样,启发更多的欢乐制造者,在苦涩日子里,抖出开口笑。

(本文为腾讯文化签约的合作方内容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)

友情链接/网站合作咨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