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景.jpg
当前位置:主页 > 津彩视界

湖北解放军空降兵某部:喊到“黄继光”全连答

2017年12月09日 15:20    作者:海河网    来源:海河网    

黄继光连每天晚上点名,喊到“黄继光”名字,全连齐声答“到!”

在黄继光班里,黄继光的床位干净整洁

  每次班里点名,点到黄继光的名字总会有人回答;每天晚上,黄继光的床都会铺好被褥。那个60多年前在上甘岭堵枪眼的小伙子,今天在哪里呢?

  近日,本报记者来到了位于湖北的解放军空降兵某部,这支部队,就是抗美援朝战争时期,黄继光曾经生活战斗过的部队。在这里,昔日黄继光的战斗精神,被今天的士兵们演绎成了新时代中见困难就上、敢打硬仗的作风;那种怀抱理想、不畏牺牲的态度,仍然感染着一代一代的新兵。

  黄继光的床铺

  每天有人叠

  走进中国人民解放军空降兵某部的大院,距离院门不远处有一座三层小楼,二层的最里面的宿舍门上,挂着一块牌子,“黄继光班”,黄继光就生活在这里。他的床铺和其他士兵一样,整洁的白色床单,被子叠成豆腐块,一点褶皱都没有。唯一能看出区别的是,他床头的武装腰带,与其他枕头前的不一样,他的是棕色老款的,其他士兵则是黑色新款。

  晚上,这座小楼的全部士兵都要在楼下的小操场集合,点名并点评一天的训练生活。连队指导员第一个呼点“黄继光”的名字,马上响亮的“到”声划破夜空,这是全连数十名士兵共同回答的。到了睡觉的时间,会有班里的战友,为他打开床铺;第二天早上,战友会帮他把床铺整理好。整理黄继光的铺位,对于战士来说是一种荣耀,一般都是班里优秀的战士和班长才能做这事儿。

  黄继光,从上甘岭举世瞩目的那一战上,离开了人们。62年后的今天,这些战友们以另一种方式,永远纪念着他的存在。这些年来,空降兵部队组织大比武,黄继光班、黄继光连一直是第一名,在军事演习、抗洪抢险、抗震救灾等重大任务中,这个连队先后荣立4次一等功、11次二等功、19次三等功。

  一个早已不在了的黄继光,却有这么大的影响?他是怎么“活”到今天的呢?在黄继光班当了8年班长的彭江林想了想,“刚到这里,我觉得黄继光的精神离自己有点远。可是后来我慢慢明白,这当兵,有时候就是争这一口气。黄继光班的兵,最不愿意听见的话就是别人说‘黄继光班能有什么特殊的’。”

  叛逆的孩子

  成了空降兵

  彭江林生于1983年5月,来自中江县。换句话说,他跟黄继光是真正的老乡。虽然来自农村,但彭江林高中时期成绩相当好,考大学不成什么问题。尤其对于一个农村孩子来说,考上大学无异于跳上龙门。然而他居然瞒着父母,报名参军。

  “那个时候我很叛逆,爸妈不让我做的,我就要做,并且当时决心很大,我想在军队里干出点儿名堂,我相信军队是个能改变我一生命运的平台。当时我知道来招兵的是黄继光生前所在的部队,觉得挺新鲜、富有挑战。”得知儿子的决定,父母沉默了一下,并没有反对。

  于是,2001年12月,18岁的彭江林正式入伍,当了一名空降兵。彭江林走出中江县的时候,还没坐过火车,更没坐过飞机。伞兵当然要以飞机为伴,经历了地面上长久的动作训练,新伞兵终于迎来了飞上天、跳下地的日子。“我清楚地记得那是在2002年3月8日,一些训练相对优秀的新兵,进行了新兵示范跳伞。”

  新兵跳伞的时候,降落伞是自动打开的。在跳出飞机舱门的瞬间,挂在机舱里的钩子会自动拽出伞包最外层的小引导伞,引导伞的拉力拉动伞包里面的主伞。如果主伞遇到缠绕或其他意外故障,伞兵还可以手动打开备用伞。

  “我确实是自己跳出舱门外的。”彭江林在空中保持着类似半蹲的姿势,双手按要求放在肚子前,这样降落伞打开瞬间的拉力会被身体缓冲。然而有一个要求,彭江林和新兵都没做到,“要求在空中睁着眼,但我当时一直都是闭着,后来想起,这闭眼纯粹是下意识的动作。耳边呼呼地过风,心里默默数秒,等待着降落伞打开。”同时,脑海里像放电影一样重复着教材上面的技术要领。

  “飞机场尿多,降落场话多”,这是新的伞兵调侃自己的话。上飞机之前的紧张感,让新兵们几分钟一趟厕所地跑;成功降落后的兴奋,让大家不停地分享空中那刺激的感受。

  但是最令他感到害怕的是第三次跳伞,“前两次不太懂,到了第三次,稍微熟悉跳伞了,反而各种担心都跑出来了。”落地后大家交流,感受如出一辙。如今,彭江林已经跳过几十次伞,在空中睁着眼下落,大多数时候都是在照顾身边的年轻士兵了。

友情链接/网站合作咨询: